那些号称挑战 Android 和 iOS 的系统,如今在哪里?

原文出处: 爱范儿

game-of-thrones-the-mountain-and-the-viper_article_story_large

 

对于渴望听到一个新故事的人来讲,今年的智能手机市场依旧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改变,Android 和 iOS 双雄垄断局面甚至愈演愈烈,如果非要说有些什么蛛丝马迹的话,那么三星业绩的下滑可能是个大变前的征兆,但是 Android 的市场份额一次又一次的创历史新高。

根据分析机构 IDC 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在移动市场,Android 系统依然排名首位,市场占有率为 84.7%,排名第二的 iOS 占 11.7%,微软的 WP 排名第三,为 2.5%,剩余的部分叫做“其他”。

在这剩余的 1.1% 其他之中,还有黑莓这个没落玩家,而今天要说的是,在 Android、iOS、WP 和 BB 之外的系统们。这些系统在诞生之初,就宣称,或者被宣称要颠覆移动互联网格局,成为 Android 和 iOS 之外的搅局者。去年也正是这些小众系统大动作频频的一年,到了今年,却没能掀起什么波澜。

在接下来的 9 月,一大波 Android 和 iOS 新机即将发布之时,不妨逆潮流来看看 Sailfish OS、Firefox OS 和 Ubuntu 的状况。

诺记血脉 Sailfish OS

wide_Jolla_devices

 

在诺基亚宣布放弃 MeeGo 系统,专注于 WP 之后,一部分前诺基亚员工和一些 MeeGo 粉丝成立了一家初创公司 Jolla,公司在声明中说道:

诺基亚曾创造了世界上最好的智能手机产品,它理应继续下去,我们将与那些富有远见和才华的人们共同来书写 MeeGo 成功的篇章。

两年前,Jolla 联合创始人以及 CEO Marc Dillon 在之前接受爱范儿采访时说,Jolla 源于一个拥有诺基亚产品生产背景的工程师和主管团队,旨在创造一个全新的移动设备、操作系统和生态系统。在芬兰,Jolla 意指一种小船,它的涵义是即使我们现在很渺小,但我们仍然可以漂浮在浩瀚水波之上。

时隔一年后的 2013 年 5 月 20 日,寄予复兴 MeeGo 愿望的芬兰公司 Jolla 在官网上公开了首款搭载 Sailfish OS 平台的智能手机,售价 399 欧元。

参数如下:

  • 4.5 英寸 Estrade 960×540 分辨率显示屏
  • 双核处理器,支持 4G
  • 16GB 内置存储,支持 MicroSD
  • 800 万像素摄像头,支持自动对焦
  • 可拆卸 2100 mAh 电池
  • 兼容 Android 应用

如今看来,这款手机在外形和 UI 上并不落伍。不过虽然 Jolla 团队根正苗红,但是在一些外媒的评测中,这款手机得到的评价并不高,尤其是当我们的使用习惯被 Android 和 iOS 教育得服服帖帖的时候,Jolla 手机的交互就显得难以上手了。

兼容 Android 应用是个取巧但牺牲颇大的做法,但是 Jolla 手机却不能访问 Google Play 商店,并且运行稳定性也不能让人满意。情感上,诺记血脉和 MeeGo 重生或许能打动一些人,但是市场竞争往往是冰冷而残酷的。

去年年底出货的 Jolla 手机并未引起什么市场轰动,初期 399 欧元(现价 349 欧元,2888 港币)的定价也显得过高。不过他们的董事长倒是显得信心十足,前不久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Jolla 会做的更好,相信 Sailfish OS 能成为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

今年 8 月 12 日,Jolla 手机与电信运营商 Three 合作,在香港上市,预计还会登陆印度。此前它的主要市场在欧洲,尤其是临近芬兰的北欧。

虽然此前 Jolla CEO Marc Dillon 表示,Android 是一个非常西方化的产物,而且不是特别为中国消费者设计的。但 Sailfish OS 的用户界面是为中国消费者创造的,并且 Jolla 给自己的标签是“我们不一样”。正好中国消费者留给他们的一个印象是,中国人喜欢“与众不同”的东西,比如美观、有魔力的界面。

即便如此,庞大的中国市场依旧没有迎来 Jolla。

壮志未“筹” Ubuntu Touch

IMG_0844

 

和 Jolla 好歹出了一款我们可以买到的手机不同的是,目前我们绝大部分人还用不上 Ubuntu 手机。不过这不妨碍一部分人对 Ubuntu 手机的期待。

去年此时,Ubuntu Edge 手机众筹计划失败。

不过对于 Ubuntu 背后的 Canonical 来说,能够获得 2 万 7500 人的支持,筹到 1200 万美元,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这至少证明,还有一部分人乐意为小众的系统付钱。要知道,Ubuntu Edge 的定价并不低。 830 美元的价格已经有些荒唐,即使后来调整为 695 美元,也是一笔不小的数额。虽然 1200 万美元已经算是巨款了,不过 Ubuntu Edge 手机的筹款目标则是骇人的 3200 万美元。

据称,Ubuntu 的名称来自非洲南部祖鲁语或豪萨语的“ubuntu”一词,意思是“人性”、“我的存在是因为大家的存在”。这或许和它开始选择众筹有着共通之处,只是这种群众路线没能走到最后。

Ubuntu Edge 手机项目众筹失败并不是 Ubuntu 手机的一个终点,这款在去年就定下“4GB RAM+128GB ROM”配置的手机只能是一张张渲染图,不过 Ubuntu 却真切地在品牌手机上运行起来了。

如果说众筹是积小流以成江海的话,那么背靠厂商则是让梦想成真的走终南捷径致千里之法。某种程度上,魅族和 Ubuntu 的调性有些相似。在今年 2 月的 MWC 上,搭载着 Ubuntu 的魅族 MX 3 首次亮相,而在这款真机出现之前,魅族和 Canonical 的绯闻已经不少了。Canonical 副总裁克里斯蒂安·帕里诺(Cristian Parrino)在就在 MWC 展会前夕造访魅族,确认了两家关于 Ubuntu 手机的合作。

到了今年 6 月的 MAE 亚洲移动通讯博览会,搭载这 Ubuntu Touch 的 MX3 再次出现,在我们的上手体验中发现,这个演示版的 Ubuntu Touch 系统完成度还比较低,前置镜头和 NFC 等硬件都无法使用。这或许意味着我们要在市场上买到 Ubuntu Touch 手机需要等待更久的时间。

不过好在 Canonical 获得的合作意向还比较多,除了硬件上的魅族之外,西班牙制造商 BQ 也会为 Ubuntu 生产手机。包括 LinkedIn、百度、Facebook、Evernote 以及 Pinterest 在内的软件服务商给其开出更优惠的条件,从而促进应用生态圈的建立。

和 Jolla 兼容 Android 应用不同的是,Canonical 的创始人 Mark Shuttleworth 表示:

我们不承诺对 Android 的兼容性,但我们会将其做得更加容易上手。

不过另外好消息是,运营商对待新平台总是开放的态度。Ubuntu Touch 已经赢得了沃达丰、Three、EE、KT、SK 电讯、Verizon、德意志电信、T-Mobile、PT 等多家公司的合作意向。

最近关于 Ubuntu Touch 的消息是两个数据,今年 6 月,Ubuntu Touch 用户(Nexus 5 等手机可刷)数超过 1 万,7 月,Ubuntu Touch 系统的应用下载量已经超过了 10 万次。

还有一个不能确定的传言是,魅族 MX4 将会有 Flyme(Android)和 Ubuntu 两个版本出现。

偏安一隅 Firefox OS

IMG_0885

 

与 Sailfish OS 和 Ubuntu Touch 定位高端不同,Firefox OS 开始就定位低端。难以想象的是,在 Android 新手机基本迈入 1GB 内存的时代的现在,Firefox OS 居然还支持最低 128 MB 的内存。低端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可能更容易打开市场,另一方面则意味着要对体验做出让步。

事实确是如此,和 WP 手机在某些特定国家销量超过 iPhone 类似,去年,Firefox OS 手机占到了委内瑞拉智能手机销量的 12%,哥伦比亚智能手机销量的 8% 以上。不过这主要得益于和 Mozilla 关系不错的运营商西班牙电信的支持,在西班牙本国,Firefox OS 的份额也超过了黑莓,为 0.5%。西班牙手机厂商 GeekPhone 也是 Firefox OS 早期的合作厂商之一。

说起 GeekPhone,这个厂商确实有些另类,它之前还与网络安全机构 Silent Circle 合作出品了基于 Android 的安全手机 BlackPhone,并且早前也有消息称它们也曾和 Canonical 联系,考虑出 Ubuntu 手机,不过后来没有了下文。

我们最为熟悉 Firefox OS 手机品牌应该是中兴,它出品了多款搭载 Firefox OS 系统的 Open 系列手机,不过主要面对的是海外市场,比如印度。

在印度这个市场容量巨大,但消费能力很低的市场,Firefox OS 手机仍延续了低价的传统,有新闻称,印度手机厂商 Intex 会在今日推出约合 205 元 Firefox OS 智能手机,另一家印度本土手机厂商 Spice 宣布其旗下首款 Firefox OS 智能手机 Fire One Mi 将于本月 29 日推出,售价约合 234 元。

如此低价带来的问题可想而知,那便是硬件上的妥协和系统的粗糙。对于用惯了流畅 iOS、Android 和 WP 的人来讲,低端 Firefox OS 手机的体验几乎是不可忍受的。而且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 Firefox OS 高端手机出现,这也意味着,Firefox OS 与利润率最高的那片市场无缘。

曾经爱范儿问过 Mozilla 员工,他们如何应对 Google 和微软的挑战?一位 Mozilla 员工的回答中透露着无奈,她说:

对手们的进入是难以阻挡的事情。Mozilla 作为一家非盈利组织,如果对手们因为我们而关注那些贫瘠地区的功能机用户。那么对用户来说,这终究是一件好事。

除了已经推出了 Firefox OS 手机的中兴、Geeksphone、LG 和阿尔卡特之外,华为和索尼预计也将在今年推出自己的 Firefox OS 手机。单从这个阵容来看,还是颇为有实力的。

除了终端厂商支持,对于 Firefox OS 而言,更重要的一股势力是运营商,除了上文提到的,在西班牙、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巴西有影响力的西班牙电信之外,在波兰、希腊、匈牙利有影响力的 Deutsche Telekom,意大利的 Telecom Italia 等运营商也在支持 Firefox OS。对于 Web 有所偏重的 Firefox OS 是运营商卖数据流量的理想载体。

包括离我们较近的中国联通和富士康在内,支持 Firefox OS 的大厂商有 20 家左右。不过毕竟是生意,这些厂商在资源上对于 Firefox OS 的倾斜还非常有限。

从目前 Firefox OS 走的道路来看,它可能冲击的不是 Android 或者 iOS,而是取代市场上的功能机,为消费能力不强的人带来入门级的智能手机体验。

去年,我们发问《期待挑战者,谁来撼动 Android 和苹果?》 ,其中列举的几个潜力系统动作频频,基本可以算作是 Android 和 iOS 挑战者元年。如今一年已经过去,这些系统依旧小众,依旧没能对 Android 和 iOS 形成冲击,反而这两个系统占据了智能手机市场 96.4% 的份额。

一个想法是,Android 和 iOS 时代的智能手机和 Symbian 时代的智能手机并不能说是颠覆和被颠覆的关系,从产品形态和使用用途来讲,可以说是两个时代的产物。Symbian 时代的智能机,通讯功能仍是核心,数据服务使用十分有限。而到了 Android 和 iOS 时代,网络流量背后的各种服务成为主要用途,通信功能是基本必须,但已不再是核心。触屏的不可阻挡和手机大屏化是证据之一。

在 Android 和 iOS 都已经建立起强大生态圈,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并仍在不断完善的今天,其他小众系统谈挑战乃至取代可以说是妄想,这片季度出货量可以超过 3 亿部手机的市场,却也留给了其他玩家不小的空间来发挥。 而至于谈取代与被取代,颠覆和被颠覆,需要的可能是像 Symbian 与 Android、OS 这样的产品形态改变,以及时代的更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class="" title="" data-url="">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 title="" data-url=""> <span class="" title="" data-url="">